啊ZZZZZ_盾铁不腻不拆

盾铁大法好!!!SK/EC/Stony/土银/盾铁!!!!
近期SK中毒严重
|RDJ永远是真爱|盾铁大法好
|盾铁CP不拆不逆
|小透明写手你懂的Good

原创][澳剧]【Please Like Me请喜欢我】No One Like You【杰佛瑞/乔什】

本帖最后由 啊Z_Sin 于 2017-2-27 00:32 编辑



No One Like You


兜兜转转一切还是回到了原点。比原先大几倍的客厅乱糟糟的,为什么会显得这么空呢?乔什不明白。汤姆貌似更喜欢发呆了,他总是习惯性地盯着某一个地方,但他不会呆在家里太久。而克莱尔回来了,他的姑娘无论什么时候都迷人至极。当一切都过去后,只有汤姆和克莱尔陪在他身边,但更多的时候还是只有他自己一个人守着这栋空得要命的大房子。

他忽然想念那个第一个给他做意大利面的人。那很美味,不可否认。乔什始终不明白杰佛瑞为什么会喜欢他,在他认清自己后,懵懂的同性初恋美好的有些不真实,乔什自己没有对这段感情投入太多 ,他不是没有过年少无知的青葱岁月,只是杰佛瑞太完美了,所以他本能的认为那个人不会留在自己的生命里太久,一次次的挑战两个人的情感底线。当在杰佛瑞终于拂手而去时,乔什意识到他爱他,他爱杰佛瑞。他喜欢杰佛瑞在所有人面前牵起他的手,也喜欢他在大庭广众下若无其事的亲吻以及他微笑时眼角泛起的笑纹和嘴角微翘的弧度。但那又如何呢,他们已经分开了。

杰佛瑞是他第一个爱人,也是第一个让他念念不忘的人。杰佛瑞陪他度过了初识自我的不知所措,以及他第一段懵懂无知的同性恋情,包容他难以忍受的怪癖,有求必应。阿尔诺德曾对他说过,他是个渣男,他永远得不到幸福因为他见不得别人幸福。乔什明白自己是什么样的人,杰佛瑞把自己宠得不成样子,他对自己太好,以至于在他之后的几段恋情无疑以失败告终。他也早就该知道,从没有人像杰佛瑞那样如此爱他。当阿尔诺德在雨中嘶吼的时候,乔什同样在帐篷里失声痛哭,而是为了另一个人。我很想他,乔什一遍遍对艾拉说到。我很想他,我很想他,她的眼泪沾湿了他的额角。

克莱尔回来后,乔什让她留下来和自己还有汤姆一起住,他不想一个人占着一栋大房子,更何况约翰也不会想一天到头只看见他这一张脸。在之后的那段日子里,乔什开始试着不伤害别人,同时也不让自己受伤,他开始变得圆滑,如同一块打磨好的上等的原石,精致而细腻,他发现自己身上到处都是杰佛瑞的影子。看看这个,我已经变成了你想让我成为的样子,现在你是不是可以重新回来爱我和我在一起了。乔什把头埋在约翰温暖的卷毛里,他想起了自他们分手后第二次见到杰佛瑞的样子,青年新生的头发在他手里温柔的打着卷儿,从前光洁的下巴如今已经蓄起了胡子,有些扎人,蹭的他脸颊痒痒的,熟悉而又陌生。

哦,原来他们已经分开那么久了,久到青年略显单薄稚气的轮廓变得硬朗许多。

杰佛瑞永远把最真实的自己展现在他的面前,而自己却从未在他面前抽丝剥茧。

“我爸爸又被捕了。”我很抱歉。

“哦...哦,不。我能问为什么吗,还是我们…我们完全不要谈这个?”你可以对我倾诉任何事。

“不谈吧。”我知道你很难过。

“好吧…”不,不是,我想安慰你的

…… ……

“我只是不知道该给谁讲。”你可以给我讲,我在这。

“汤姆这有糖果,你想吃点吗?那种是…说实话我吃过最好吃的。跳跳糖?”吃些糖果会让你的心情好一点,你笑起来的时候一定英俊极了。

“我喜欢跳跳糖。”我就知道你会喜欢,我喜欢你的笑。

“是吗?” 你愿意和我一起吃晚餐吗?

…… ……

“我能去你们那吃晚饭吗?”我喜欢你。

如何将人物写得更立体?

成疾_终于有小天使给我画头像了:

Gracesting:



Mr.X:







彧火:















一个奶味儿的嗝儿:































●觉得很有用,便搬运过来
●问题摘自知乎,答案摘自谢熊猫君
●作者:Chuck Palahniuk
●全文 http://litreactor.com/essays/chuck-palahniuk/nuts-and-bolts-%E2%80%9Cthought%E2%80%9D-verbs


从现在开始,在接下来最少半年内,你不可以使用“思想动词”。 
思想动词包括:想,知道,理解,意识到,相信,想要,记住,想象,渴望等等等等你喜欢用的动词。 
思想动词还包括:爱和恨。 
还有些无趣的动词,比如“是”和“有”,也要尽量避免。 



在接下来的半年内,你不可以写出这样的句子 
李雷想知道韩梅梅是否愿意晚上和他出去约会。
你必须写这样的句子
这是一个早上,李雷错过了昨晚的最后一班列车,所以只能支付了高昂的打车钱回家。回家后他发现韩梅梅在装睡,因为韩梅梅从来不曾睡得这么安静过。以往,韩梅梅只会把自己的那杯咖啡放进微波炉里加热,这一天,两个人的咖啡都加热好了。
你的角色不可以“知道”事情,你必须把细节展现给读者看,让读者自己“知道”到这些事情。 
你的角色不可以“想要”一件东西,你必须把这件东西描述给读者听,让读者自己“想要”这件东西。 



你不可以写 
李雷知道韩梅梅喜欢他。
你要这样写
课间的时候,韩梅梅总是会紧紧地靠在李雷经常打开的储物柜上。她单脚站着,另一只脚的高跟鞋则顶在储物柜的门上,留下一个高跟鞋底的印记,也留下她的香味。这样当李雷来使用储物柜的时候,密码锁上就会有她的体温和香味。到了下一个课间的时候,韩梅梅又会靠在那里。
也就是说, 你在描写人物的时候不可以走捷径,只能描写感官细节——动作、气味、味道、声音和触觉。



通常来说,写作的人把“思想动词”用在段落开始,先用这些思想动词陈述了段落的骨架,然后再来描绘。例如:
凯特知道她这次赶不及了。车辆从远方的桥那边就开始堵塞,挡住了八九个公路出口;她的手机电池用尽了;家里的狗还没有人带出去溜,这下肯定要把家里弄得一团糟;她之前还答应了邻居帮忙给花浇水……
你看,开头那一句“知道”把后面的那么多描述都给剧透了。不要这样写,如果你真的想写“知道”,那你可以把这句话放到段落的最后面,或者干脆改写成
凯特这次肯定是赶不及了。

思考是抽象的,知道和相信是无形的。你只需要用有形的动作和细节来描述你的角色,然后让读者来“思考”和“知道”,你的故事写出来就更好了。
爱与恨也是。
不要直接告诉读者
露西讨厌吉姆。
你应该像个法庭上的律师一样,一个细节一个细节的讲,把“讨厌”的证据一个一个列出来。
早上点名的时候,老师刚念完吉姆的名字,在吉姆刚要答到的时候,露西轻声的说了句‘呆逼’。

刚开始写作的人常犯的一个错误就是把他们写作的人物孤立起来。作者可能在写作的时候是一个人,读者在读书的时候可能是一个人,但是你笔下的人物只可以在很少的时候是一个人的,因为一个被孤立的人物会开始“思想”。
马克开始担心这趟出门会花太久的时间。
更生动的写法是这样的
公车时间表说车12点的时候回来,马克看了下表,已经11点57了。这条路一路看到头,都没有公车的影子。司机肯定是在很多站之外的地方偷懒停车睡午觉呢。司机在会周公,马克却会因此而迟到。当然这还不是最糟糕的,司机可能还喝了点小酒,最后载着马克开着开着就撞了……
一个被孤立的人物会进入想象和回忆中,但是即使这样,你也不可以用”思想动词“。



而且,你也不可以用”忘记“和”记得“。你不可以写
莉莉还记得吉姆是怎样给她梳头的。
要写成
大二那年,吉姆会用自己的手温柔的给莉莉梳理长发。
不能走捷径,要写细节。当然,尽量不要让人物孤立,让人物互动起来,让他们的动作和语言和展现他们的思想,你作为作者不要去干预你的人物想什么。




另外,在你努力避免使用“思想动词”的时候,尽量减少“是”和“有”这样单调的动词。
不要写
“安的眼睛是蓝色的”或者“安有蓝色的眼睛”。
要写成
安轻咳了一下,用左手轻轻的拂过脸庞,把烟从她蓝色的眼睛旁边拍散,然后她微笑着说……
尽量少用“是”和“有”,试着把这些细节掩藏在人物的动作后面。这样,你就是在展现你的故事,而不是简单的说故事。




你如果真的按我说的在写作时候给自己这些约束,你一开始会很讨厌我,但是过了半年之后,你就可以不再纠结这些约束了,到时你就习惯了这样的写作方法。



























突如其来的脑洞 侍者如斯

先占个tag 反正不知道啥时候写



ET突如其来的脑洞   


少爷E/执事T 年下!!!!

注领主略黑化!!!!

出轨梗!!!!






想看瑟兰兰把领主养大再被领主吃掉的梗!

#土银##高银#忘年

这次用文章的形式再发一遍,全片做了一点修改,加了一点松阳老师的部分











忘年
#高银##土银#


坂田银时是一个念旧的人,从前是,现在是。


有些事永远都定格在某个时间点,他总在不经意间回忆起当年的那段人生。其实所谓当年,也不是不太久远的过去,毕竟经历过战争的洗礼,所以坂田银时所谓的当年有一种往事如雾绕云山的味道。无论是带血的冷饭团,或者是那把生锈的刀,还是那人温柔的手以及不带一丝岁月痕迹的眼眸,亦或是那块过期却甜的腻人的金平糖,和那人空洞的左眼。坂田银时都记得一清二楚,占据了他一大半的记忆储存空间。


什么?!多愁善感?!得了吧他只是记性好而已,就像鼻屎重见天日的那一刻永远都忘不了那灰暗而温暖的栖息地一样啊八嘎呀路。


想当年他坂田银时也是战场一枝花引得无数少年抛头颅洒热血,那叫一个死心塌地,只是猜中开头却没想到结尾最后竟然跟一个中二泛滥死矮子双宿双飞。


嗯,让他想想那是多久以前的事?!一年前两年前……不行再数下去会睡着的,天知道那个死矮子对他死缠烂打了多长时间让他一个大好青年把青春年华都用在了搞基上,把他弄地菊花残满身伤啊操。不过被总督大人潜规则的好处就是有!糖!吃!正因如此队伍里大部分经费用于坂田银时供养糖分大神。某鬼畜中二的鬼兵团头目终于暴露了自己的妻奴属性。当然有糖分大神的保佑我们的白夜叉大人自然在战场上奋勇杀敌,见天人就砍那叫一个热血沸腾。嘴里还振振有词地吐槽那矮子的十八辈祖宗。


两队人虽然对这对闪瞎眼夫夫各种羡慕嫉妒恨但还是一脸儿子终于嫁出去的表情,除了个别心有不甘恨得牙痒痒但也着实心有意而力不足暂且忽略不计。


不过……这些家伙是什么表情啊?!他是那种嫁不出去的人吗?!等一下!他为什么用嫁这个字?!总…总之,冷静下来先找时光机。


高杉有时很不想承认这个性格偶尔脱线的家伙是自己的爱人。一把扛起正在把脑袋往箱子里塞的卷毛,不禁暗叹调教不够,打算回床重造。


缠绵过后坂田银时有些精神恍惚,他唯独记不清和高杉第一次是什么时候接吻的,或许是他根本不知道。


他的记忆中,虽是气血方刚的俩儿小青年,但在刚交往的时候连小手都没牵几下更别提接吻了。他记得第一次接吻是在一次山关大捷,纵然满身鲜血至少他们都没死。那一刻,他鬼使神差地吻上了高杉的唇角,只是轻轻一啄,习惯了主动出击的中二患者有一瞬间的呆楞,刚想离开就被高杉扣住后脑反客为主。蜻蜓点水显然满足不了高杉,下意识紧咬的牙关被轻而易举的撬开,完全不属于自己的气息霸道的扫过口腔的每个角落自觉地侵占自己的领地宣示着自己的所有权。坂田银时被吻的浑身瘫软,腰上的敏感点被肆意抚摸,口腔里的铁锈味更甚反而更让人兴奋,差点擦枪走火。


"卡卡卡卡卡!!!你个死矮子吻技怎么那么好啊混蛋,你他妈之前泡了几个啊喂!!!"


坂田银时拽着高杉的领子劈头盖脸一顿咆哮。看着眼前这个炸毛,高杉眼中的笑意更甚,上扬的唇角表示了主人的心情愉悦,吃醋的猫咪显然中了某位中二患者的萌点。不顾怀里人的愤然挣扎,一把揽过那毛茸茸的脑袋,刚想安抚不料被坂田银时的一计铁头功来了个死磕。高杉不怒反笑,妻奴的属性可掩饰不了他骨子里的恶劣。不安分的手重新扶上腰侧某处轻拢慢捻抹复挑,猫咪颤抖地呻吟声搅得他心里发痒,回去免不了又是一场翻云覆雨。


那个死矮子精力旺盛不能用经用持久来形容了,他的腰都要做断了。坂田银时是寒性体质,战场上的条件不比以前,那时也只能使劲往那人怀里蹭,觉得不过瘾又在肩膀上咬了两口。忽然觉得这样也不坏。


坂田银时是后来知道在他和高杉没确定关系之前早被吃干抹净的事实。难怪某天早上起来的时候腰痛得要命还有某人愤恨的要吃了他的眼神。谁让那天打了胜仗阿银喝断片儿也是理所当然的吧。至于吻技,鬼知道在这之前被他偷袭了多少次。


小打小闹的小日子过的还算惬意。两人没事闹闹小别扭也是床头打架床尾和,战场上他们自然配合默契,也为假发和辰马省了不少力气。上帝永远看不得人幸福太久,这个定律永远通用。战争接近白热化,厮杀似乎比平时更加猛烈,伤亡只增不减节节败退。幕府不代表天人,但都一样,向来下手不留情。


坂田银时万然没有想到和那人的重逢竟是如此景象。昔日的恩师背对着跪在他的面前,而他的身后则是爱人撕心裂肺的嘶吼和友人痛彻心扉的呐喊。他选择了后者,秉承着所有人的意愿,除了那给予他温暖和信任的背后。


他永远忘记不了那人最后的侧脸。唇角拉开一条温暖的弧度,眸子里的笑意温暖如初,岁月并未给他带来任何印记。甚至在多年后的相见,他的眼角也未有一丝皱纹,亦如他最初遇到的那样,轮廓温润,眉眼依旧。


"谢谢你。"


一瞬间他什么也感觉不到了。只有微涩的液体溢出眼眶的酸胀感还在提醒着自己还活着这一事实。


爱人血肉模糊的脸刺痛了他的眼,如刀削般的轮廓有些模糊不清。他吻上那支离破碎的瞳孔,他的血很温暖,和某人眉眼如出一辙。冰冷的双唇似乎因此染上了血的温度,红唇格外妖冶。


在战场上,简单的伤口处理是每个人必备的。清洗消毒上药包扎一气呵成,动作娴熟于心。他看不清爱人的脸,也或许是他不敢看。修罗应该不会知道怎么应对夜叉悲戚的脸,尊严对他们一文不值但也是他们仅有的东西。坂田银时不会掩饰自己的情绪,从来不会。


关于过去,他不会刻意回避但人生总有几个镜头让人想遗忘想到吐。而坂田银时的心里,这个伤口从未结疤,一次又一次的揭开像是在惩罚自己,痛彻心扉乐此不疲。自虐倾向这种东西可不是抖M的专利,往事不堪回首,后话暂且不提。


马上奔三的坂田银时刚从人妖店下班,本想在三十岁之前做个好好青年,没想到已经堕落到去人妖店打短工的废柴大叔了啊。三十而立,狗屁。还是想想明天怎么应付老太婆的房租还有向某个青光眼怎么解释脖子上的吻痕才是正事,被定春咬的?!不不不不,那家伙似乎只对他的脑袋情有独钟,真不知道怎么会有人对他这么恶寒的卷子形象感兴趣。


"啊嚏!!"这么冷的天是要冻死人的节奏吗,还是赶紧回家吧不过家里也没暖气,快过年了,青光眼又要加班了,他的免费暖炉又没有了。不知道过年能不能见到他。


嗯,过年……过年的话,新年礼物送什么好呢?!税金小偷应该不缺这些东西才对。无论是幕府高官还是哪家的闺阁小姐多多少少都会送些东西……


啊啊啊啊啊烦死了,大不了把自己送给他好了,交往到现在爱情旅馆都没去过,还当自己是刚恋爱的国中生啊喂,真纯情啊土方君。吐槽归吐槽,坂田银时还是忍不住偷笑,眯起的双眼像偷腥的猫一样。无意识的瞥见玻璃的反光里的制服还真是眼熟。


"啊嚏!!!"


"副长没事吧?!"


"嗯……"


卧槽还真是……坂田银时不住地抽搐着嘴角,有些人还真经不起念叨。橱窗透过的反光清楚的印出某人挺拔的背影。


千万不要被认出来啊!该死的,他脖子后面的吻痕还没……


"喂,万事屋!"


"…………"先捂脖子,无视着土方略微探究的眼神。


"这么冷的天就不要在街上乱逛了我说。你这身打扮是怎么回事?!小心我逮捕你岂可修!!"


"你要逮捕谁啊混蛋,阿银可是良民!良民!!"


"稍微闭一下嘴会死啊"


这句话原封不动地还给你青光眼。


看着银时冻得发红的鼻尖,虽说嘴上不留情,土方还是把自己的外套丢在他身上把银色卷毛包得严严实实又赶紧挽起爱人的手不住地在嘴边哈气。


眼前的爱人穿的不比他多,坂田银时忽然明白这个人为什么受欢迎了。至少那个中二泛滥的死矮子不会玩这些。


"好了多少暖和些,走吧我送你回家。山崎你先替我一下。"


任由土方拉着自己的手。青光眼穿得也太少了,虽说笨蛋不会感冒但也要有个限度啊喂!不会换个厚点的制服吗,明明是个税金小偷,还真不让人省心。坂田银时忽然了想起刚才在橱窗里看到的标价,阿银根本买不起好不好,但是……


"感谢您的惠顾,欢迎再次光临!"


坂田银时再一次低估了自己的潜在属性。啊啊就当阿银喝断片儿不知道把钱丢哪好了。时间还早,正好顺路送给他吧。


等一下,亲自跑去送给他的话会不会太正式了,明明是两个糙汉子还玩儿互送礼物这一套。哈哈哈阿银只是想看看那个青光眼有多受欢迎而已,没有别的意思绝对没有别的意思!绝对!


嗯?正好没人啊,看来税金小偷还是挺敬业的嘛。那家伙的房间……坂田银时才意识到真选组的屯所他好像没来过几次啊喂!





TBC